返回顶部

安岳一夫妻为“修坟”发生争执 丈夫竟将妻子残忍杀害

http://www.scol.com.cn  (2017-01-22 16:07:39)  来源:四川在线资阳频道  
编辑:涂伟余光明 记者 李秋君  

四川在线资阳频道消息(余光明 记者 李秋君)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现实中的杨谋江就是这种人,当夫妻间发生激烈的矛盾冲突这个“大难”时,他竟然对自己结发多年的妻子举起了菜刀,将妻子残忍杀害。

警察 连夜追击凶手

资阳市下辖的安岳县,地处丘陵。其位于辖区东南方向的周礼镇,景色宜人,风光秀丽。

现年30岁的杨华强(化名)高中毕业就在外打拼,通过拜师,学会了修理摩托车的技术,几年前在周礼镇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店。不久,他就在该镇买了房结了婚,一家人住在一栋住宅楼的第七层楼里。2016年7月18日,杨华强带着老婆和儿女4人回到丈母娘家,准备 7月21日当天为丈母娘庆祝60岁生日。

但7月20日晚上,杨华强刚躺上床准备睡觉,突然接到幺爸打来的电话,告之家里出事了,叫他马上回周礼镇。当他放下电话第一反应肯定是其爸妈又吵架了,说不定妈妈可能受了伤,事不迟疑,他马上发动汽车,带上老婆和儿女就往家里赶。

当日21时50分许,车终于开到了楼下,杨华强跳下车一口气跑上七楼,看见自家房门开着,他冲进屋,发现他妈妈趴在主卧室的门口,地上流了不少血。他一把将妈妈抱起高喊:“妈妈、妈妈!”一边查看她的伤口。“快打120,赶快救人!”杨华强急喊,妻子回过神来立即拔打了120。大约10多分钟,医务人员赶来了,经诊断伤者已没有了生命体征。杨华强顿时懵了,嘶声裂肺地喊着妈妈,可生他养他的妈妈再也没有醒过来。

杨华强两口子的急促的喊声惊动了附近的人,更是引起了在楼下经营一家网吧的店主刘金(化名)的注意,听见楼上的喊声感觉可能出人命了。他马上掏出手机拔打了周礼派出所的报警电话:“派出所吗,我是XX网吧的店主,我所在的七楼上有人出事了。”

很快,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了位于周礼镇粉成大道的现场,民警初步了解情况后立即向县局相关领导作了报告,技术民警提取了现场的痕迹物证,一番分析判断后,案件定性为他杀。经核实死者名叫刘素英(化名),是杨华强的亲生母亲,现年51岁。

杨华强向警方反应,他父亲杨谋江(化名)应该是杀害他妈妈刘素英的凶手。警方对杨华强反应的情况进行了认真分析,综合各种情况认为杨谋江的作案嫌疑极大。但案发后杨谋江不知去向,他会逃往哪里呢?警方迅速成立以安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为主的命案侦查专案组,连夜开展工作。通过侦查,发现杨谋江案发后从周礼镇逃向了内江他老家方向,专案组速向内江警方取得联系,请求协助控制犯罪嫌疑人杨谋江。同时,侦查员火速赶往内江。7 月21日,侦查员在内江市东兴区双桥乡东山村将杨谋江抓获归案。

在铁的物证和人证面前,杨谋江对杀害自己妻子刘素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妻子 怨恨为母修坟

杨谋江,出生于1953年11月,家住内江市东兴区双桥乡杨家村,死者刘素英系杨谋江的妻子。两夫妻育有两个儿子,在周礼镇开摩托车修理店的杨华强是大儿子;现年27岁的二儿子在深圳打工。

杨谋江11岁时才在双桥乡读小学,初中毕业后回到老家种地,有时到周边打临工。1996年3月份开始外出务工,先后去广州和深圳市的建筑工地打工,一干就是20年。7年前杨谋江在深圳的建筑工地打工时,刘素英跟随杨谋江一起打工。2014年,当杨华强的儿子8个月大时,刘素英回到安岳周礼镇带孙子。今年初在深圳的二媳妇怀孕了,刘素英去了那里照顾二媳妇,4月中旬,她又回到大儿子家。近两年来,杨谋江每次回内江老家看母亲时,都要抽时间到周礼镇走一趟,看看妻子和儿孙们,夫妻关系还过得去。

2015年底,杨谋江的母亲患了脑萎缩,加之年龄大了,身体每况愈下。杨谋江的兄弟姐妹都觉得老人家的时日不长了,为防她老人家出现意外,他的几个兄弟姐妹就商量准备老人的后事。经商量大家一致同意先把老人的坟修好,修坟的钱原则上由兄弟姐妹平摊。刘素英知道此事后认为自家经济状况最差,不想出钱给婆婆妈修坟。

杨谋江当时心里也有几分不愿意,但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词,有时显得很软弱,在兄弟姐妹中说不起话,自然不敢提反对意见,他没管老婆的态度,决定用打工挣得的钱支付该他出的修坟费用。刘素英耿耿于怀,一直责怪他,不时与他吵架,两人还闹了好几次离婚,在坟快修好了这段时间,她闹得更凶了。杨谋江觉得自己在兄弟姐妹中说不起话,回到家里还要受老婆的气,挨她的骂,心里总不是滋味。

2016年7月19日,刘素英打电话给暂时在内江老家的杨谋江:“大儿子杨华强的丈母娘明天过生,你拿钱到周礼镇来赶礼。”杨谋江放下电话,准备当天下午就去周礼镇,但他忽然觉得亲家母的生日好像是后天,是不老婆弄错了,应该向儿子确认一下,他打电话给杨华强,儿子说丈母娘的生日是7月21日,也就是后天,于是他决定明天过去,在家里多陪母亲一天 。

20日下午,杨谋江乘车来到周礼镇。晚上近8点,他才走进儿子的家,进屋看见老婆刘素英、二儿子杨孝勇(化名)和儿媳及孙子在屋里。大家在一起闲谈了一会,杨孝勇一家人回家去了,刘素英送他们下了楼,杨谋江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凉板椅上休息。因为连续几天照顾病重的老母亲,他身心十分疲惫,不知不觉睡着了。

老婆一去久久不回,也不知她到什么地方去了,直到晚9点过她才上楼回屋,他也醒了,她却压根儿没管他吃饭没有,直接进厨房洗碗筷。醒过来的他感到肚子呱呱叫,没吃晚饭,十分饥饿,老婆不管他,他就自己走进厨房找饭吃,未找着。他转身发现客厅的饭桌上有一碗米饭,拿起筷子端起正要吃,听到动静的刘素英从厨房出来忙说:“你端起就要吃,那是留到明天我早上吃的,你要吃就自己去煮。”

听到老婆这话,他心都凉了半截,很不好受:都这么晚了我还没吃饭,不仅没有一句关心的话,反而连一碗米饭也不让吃,还是两口子吗?做得太绝情了,他一屁股又坐在了凉板椅上。

刘素英打扫完厨房,进了儿子的卧室休息去了。

时间已到了晚上10点过,杨谋江饿得实在难受,不管老婆准不准,他端起那碗米饭狼吞虎咽地往嘴里拔。卧室里的刘素英听见吃饭声,打开门就数落他:“你好能干,有钱给你妈修坟,就是舍不得给两个儿子,你有没有一点当父亲的样子?”杨谋江装着没听见,埋头吃饭,一声不吭。

她见他不吭声,自讨没趣地边数落边用钥匙将住房的大门反锁,然后走进卧室去睡觉了。杨谋江吃完饭又在客厅看了20多分钟的电视,时间不早了,他也想睡觉了,他起身去开老婆睡觉的卧室门,可怎么也打不开,他明白是老婆故意反锁的。“吃了你一碗饭,我明早给你煮麻,就算给老妈修坟花了点钱,以后我挣回来就是,你把门打开嘛......”杨谋江隔着门给她讲了一番道理。

丈夫 举刀怒杀妻子

丈夫的话并没有让她打消心中的怨气,她在里面对他又是一阵骂,他还是忍气吞声地对她说:“要骂明天再骂也行,把门打开我想睡觉了。”但她不依不饶,打死也不开门。这下他急了,他要把门硬打开。

他走到住房的大门口处,从大儿子平时用来修摩托的工具箱中找了一把铁锤,对准卧室的门锁就砸,几下就把锁砸坏打开了门。他的举动更加惹怒了刘素英,她翻身下床,面对面对他又是一阵恶语相向,这对本来怒气未消的杨谋江等于是火上浇油,强烈的刺激促使他瞬间失去了理智。

“我出钱给老母亲修坟,是我这个当儿子的应尽责任,有啥错?你居然这样对我,我今天要打死你!”罪恶的念头在他的脑中一闪现,他立刻凶相毕露,冲进厨房提了一把菜刀朝妻子砍去。事后,他心里非常恐惧,准备逃出周礼镇,可又不知往哪里去?思考片刻后,想到了老母,他决定回家看看老母亲再作打算。

夜已较深了,早已没有回内江的公共汽车,他就沿公路向内江老家方向走。途中,他打电话给自己的幺兄弟:“刚才我把你嫂子杀伤了,不晓得医得好不,可能没救了。”“啊,你为啥子要杀她?”“我吃了她留着明天早上吃的一碗米饭,她就抓着这个事不放,借题发挥,对我出钱给老母亲修坟的事大吵大闹。”“你为一点家庭琐事就杀人太不应该了,你犯罪了!”兄弟十分吃惊,立即打电话给侄儿杨华强(化名),说他家里出事了,叫他赶快回家看看,害怕侄儿着急,没有明说他爸爸杀了他妈妈。

杨华强立即给爸爸妈妈打电话,但均无人接听,他预感到事态严重,情况不妙。在路上,过了好一阵杨谋江才回了一个电话,杨华强急切地问:“你对妈做了啥子?她怎么不接电话,你是不是把她害了?”“我是把你妈伤了,现在不知她的死活,我对不起你们,爸爸没有能力,没把你们照顾好。”未等儿子再说,杨谋江就挂了电话。当杨华强一家人赶回家里就发现了上述惨剧。

黑夜里,杨谋江无精打采地向着老家的方向迈着沉重的步子,又走了十多公里再也走不动了,他原地坐在地上,呆若木鸡,脑袋瓜子一片茫然,直到第二天天上出现了鱼肚白他才逃回了老家。

“你是何时产生要杀害老婆预谋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害自己的老婆,确实当时是把我气急了才杀她的。”面对民警的讯问他这样说。他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哎,当初不该冲动杀人,要了她的命,我现在巴不得能把她的命抢救回来……”他迟到的醒悟,还是那句话——后悔莫及。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