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非遗传艺人|临江寺豆瓣代代相传都姓聂 第八代传人系外姓如今苦寻接班人

www.scol.com.cn (2019-05-06 16:50:27) 来源:四川在线资阳频道
编辑:涂伟记者 严俊溢  

四川在线资阳频道消息(记者 严俊溢)红黄相间的硬壳纸筒,系着红丝带,上面写有“临江寺豆瓣”几个大字,这是许多资阳人的记忆,也是资阳人的骄傲。“中华老字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乌兰巴托国际食品节金奖”、“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艺”……一项项殊荣都见证了临江寺豆瓣的历史。

临江寺豆瓣

可就是这样有着辉煌历史的临江寺豆瓣,也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境地。“复厂后第一批豆瓣都是请的以前的老员工回来做的,新进厂的员工都不会,即使是现在,豆瓣厂的员工也只有70多人,连以前的一半都没有。”翁连刚说。

翁连刚,59岁,临江寺豆瓣制作工艺第八代传承人,也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临江寺豆瓣的传承人。

翁连刚正在制作临江寺豆瓣酱

16岁拜师学艺 成为临江寺豆瓣制作工艺第八代传人

“以前,临江寺豆瓣的制作工艺都是由聂家人代代相传,直到1976年,我进厂学艺,被师父聂季烈相中,才有幸成为第八代传人。”翁连刚回忆到。1976年时,16岁的翁连刚初中毕业,进入临江寺豆瓣厂当一名学徒。由于历史原因,当时的聂氏家族人员都陆续到外地谋生,不再从事豆瓣酱生产,家传制作工艺一度面临后继无人的危险。

“师父聂季烈是临江寺豆瓣制作工艺的第七代传人,于是当时他就决定,从厂里20岁以下,有初中文化的小伙中选择一位收徒授艺。”翁连刚笑着说,当时的他还是个“毛头小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聂季烈相中,1977年,翁连刚正式拜师,学习豆瓣制作工艺。“当时得知聂师选择我为徒弟时高兴的一整夜没睡,还特地进城买了酒水孝敬师父。”翁连刚说。

从原料的选择、配料、调制……经过约一年的跟班学习,翁连刚基本掌握了豆瓣酱制作技术,年轻人的浮躁让他觉得可以出师了,就要求独立操作。“跟师父学了一年半,基本技术都掌握了,我就觉得可以出师,独立制作了,但师父还是认为不到时候。”并不服气的翁连刚跟师父聂季烈立下赌约:由翁连刚独立指导一次生产,但如有失误造成的损失由其全额赔偿。

临江寺豆瓣

“豆瓣酱生产制曲是关键,当时我指导生产的豆瓣怎么都不长曲,煎出的油也没有应该有的味道,损失200多元,大半年的工资。”翁连刚笑笑表示,当时的教训让浮躁的他瞬间清醒下来,继续跟随聂季烈一同学习,1980年,学艺3年的翁连刚得到师父的认可,正式出师。

出师后的翁连刚从生产工人做起,先后担任成品组长、生产主管,最后成为工艺师。根据师父聂季烈传授的技艺和查阅资料,翁连刚在保持临江寺豆瓣传统技艺和不影响品质的前提下进行改进,引进新工艺、新技术,有效解决了豆瓣二次发酵问题,使“临江寺豆瓣”既保持了传统风味,又适应了消费变化需求,保证了临江寺产品市场占有率的稳定增长。

日晒夜露的古法制作工艺 期待传承人接班

“冷水浸泡、日晒夜露、下雨加盖”临江寺豆瓣的古法制作工艺,让它对比其他豆瓣显得更为柔和、更易化渣。“细心的食客就能感觉出来,我们的豆瓣颗粒是软的,一抿就化,不像其他工艺制作的豆瓣酱,胡豆瓣是硬的。”瓮连刚说。

在临江寺豆瓣厂,翁连刚看着正在搅拌豆瓣酱的工人感慨道:“这么好的豆瓣技艺,现在却面临着失传的危险。”站在豆瓣酱晒缸前,翁连刚无奈的表示,2014年10月,临江味业突然宣布停产, 2017年1月在资阳市政府的帮助下复厂生产。

“复厂后很多员工都找到了其他的工作,不愿意回来,复厂后生产的第一批豆瓣酱都是以前的老员工义务来帮忙才做出来的。”瓮连刚表示,即使已经复厂生产快2年了,员工也仅有70余人,而以前临江寺豆瓣厂在辉煌时有着近300员工。

“你看看现在的师傅,年龄都在40岁左右,年轻人几乎没有,我天天都很焦虑,怕手艺断在这一代。”翁连刚告诉记者,从选豆、制曲、翻晒、发酵……临江寺豆瓣的生产要历经近一年时间,是真正具备“匠人精神”的产品。

工人正在制作工艺

“我们都老了,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传承人,但是我也不愿意随随便便就把手艺传授出去,能接班的,必须还要经过考验。”瓮连刚说。

附临江寺豆瓣资料:据史料记载,乾隆御厨陈兴友系资阳籍人,在任宫廷御厨期间,为博得皇帝喜欢,潜心研究,先后配制出各种荤素豆瓣近十余种,乾隆品尝后龙颜大悦,赐名“八宝豆瓣”。公元1736年,陈兴友告老还乡回到资阳。这件事令在当地经商的聂志兴喜出望外,派其子聂守荣数十次登门求教,陈兴友感其诚意,遂将宫廷八宝豆瓣秘方献出,并辅佐聂守荣兴办酱园,1738年,陈兴友将此豆瓣酱进献皇帝,乾隆甚是欢喜,乃欣然命笔,赐名“临江寺豆瓣酱”,临江寺豆瓣便由此诞生。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